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烛光读书网 > 其他类型 > 师沛新陆可可

师沛新陆可可

师沛新 著

其他类型连载

我不爱师沛新。我们在一起是一场互利互惠的交易。我们谈好,他一个月给我五万的零花钱,我陪他完成他曾经和白月光约定好要做完的一百件事情,做完后他再单独给我五百万。

主角:师沛新陆可可   更新:2022-09-10 06:54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师沛新陆可可的其他类型小说《师沛新陆可可》,由网络作家“师沛新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我不爱师沛新。我们在一起是一场互利互惠的交易。我们谈好,他一个月给我五万的零花钱,我陪他完成他曾经和白月光约定好要做完的一百件事情,做完后他再单独给我五百万。

《师沛新陆可可》精彩片段


我不爱师沛新。

我们在一起是一场互利互惠的交易。

我们谈好,他一个月给我五万的零花钱,我陪他完成他曾经和白月光约定好要做完的一百件事情,做完后他再单独给我五百万。

我想在深圳落户,结束不断被房东压榨的流浪生活,所以我们一拍即合。

在这三年里,他带我去玉龙雪山看过雪,草原骑过马,峨眉山金顶等过佛光,我感受着他对陆可可所有的爱。

所以眼前的这一幕现场直播令我十分动容,简直比嗑韩剧 CP 还上头。

我很贴心的给陆可可戴上戒指,不大不小,正好!

我猜他是紧张陆可可误会我和他的关系吧。

想到那即将到手的五百万,我很贴心地替他解释:

「陆小姐,我经常从师先生口中听说你,他非常爱你,我和他只是朋友,我们之间也从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,你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,我真心祝福你们。」

为了不再引起误会,我急急忙忙赶回师沛新的豪宅收拾东西,打算立刻搬离这里。

东西全部装进行李箱,大厅的门突然开了。

救命!

进来的人竟然是陆可可!

替身见到正主难免心虚。

她盯着我,诧异的眼中含了一层水雾:「你们竟然同居了?」

陆可可快哭的样子看上去楚楚可怜,连我也忍不住生出恻隐之心。

我流露出难得的温柔,拉过她的手:

「当然不是了,就是他保姆有事,我过来帮几天忙,这不马上就走。」

她看到我收好的东西,这才放下心,露出了甜美的笑容。

我叫的车已经到了,我连忙将东西搬上车,恨不得连夜买站票,陆可可很热心地出门送我。

正大我就要溜之大吉的时候,她突然从主卧里抱出一叠照片,那是我和师沛新去旅游时拍的。

如果不是她拿出来,我完全已经忘了。

「秦小姐,这些照片你不要了吗?」

她用一双明亮又无辜的大眼睛打量着我。

「不要了。」

我话音刚落,她突然将相片扔进了垃圾桶里。

我愣了一愣,倒不是我舍不得这些照片,只是觉得自己的照片在垃圾桶里有些怪怪的,我下意识地往里探了一眼,发现里面混了一张陆可可和师沛新的合影。

我好心提醒她,毕竟那张照片师沛新是奉若珍宝。

陆可可脸色发白,忙不迭将那张照片从垃圾桶里捡起来,爱惜地擦了擦。

「可能是我们长得太像了,我没有注意。」

她尴尬地解释。

我想她应当是看到那么多我和师沛新的合影,心里不舒服,同为女孩子,我很理解她的心情。

陆可可热情将我送上车,欲言又止,终于开口:

「秦小姐,你微信可以删了沛新吗?」

我的心猛地一颤。

删不删他不是重点。

重点是删了他谁给我付款啊?

我那五百万还没着落呢。

「可我和师先生还有些财务上的事情要处理。」我用很官方的腔调回答她。

「这个沛新已经同我讲过了,我们加一个微信吧,那五百万我帮他转交给你。」

还有这种好事?

我眼眸一亮,立即拿出手机加了陆可可的微信,然后当着她的面直接将师沛新拉黑删除。




「你挺现实啊,刚拿钱就把我拉黑删除?」

电话那头传来师沛新冷嘲热讽的声音。

「不不不,不是这样的。」我耐心解释道,「我还没拿钱之前就把你拉黑删除了。」

他被我气的语塞,咬牙切齿道:

「你行啊?三年没上过班了,还能找到工作吗?饿死别来求我。」

「放心,那五百万我一定省着花。」

我说完就毅然决然挂掉了电话,顺手把这个电话号码也拉黑了。

这男人真是莫名其妙。

……

我全款买了房车,手中的钱所剩无几,我决定自己做点生意。

至于做生意的本钱嘛,我目光停留在了置物架上的奢侈品上。

这些都是做替身时,师沛新给我买的,现在这些东西我用也不合适,不如卖了,能凑一点算一点。

东西太多,不方便拿,我就全部装进了一个大的编织袋里扛进商场,我记得这边有个二手奢侈品寄售。

我气喘吁吁到了四楼,就见陆可可和师沛新手挽手从电梯下去。

我呼吸一窒,忙不迭躲到了一家化妆品店里。

导购员很嫌弃地扫了我一眼,趾高气扬地说:「女士,我们这里是高端护肤品牌店,你不要把垃圾带进来。」

我将编织袋的拉链拉开一条缝子,让她看一眼,然后在她无比震惊的目光中潇洒离去,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。

终于到了五楼的一家奢侈品回收,我在店员们的注目礼下一件一件将东西拿出来,摆满了玻璃柜。

我和柜姐正谈价钱,肚子痛忍不住去了趟洗手间,回来时就见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站在柜台外面,拿着我的卡地亚项链细细观看。

「呀——今天到这么多货呀!」

她的声音很尖锐,带着几分刻薄,我一听立即就想了起来,这是我的高中同学王欣,她是个富二代飞扬跋扈,总爱欺负家境差的同学,我和她从小就不对付。

我脸色一僵,心里直叹晦气。

真是见鬼了,总遇到不想遇见的人,一遇还遇两,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。

但我的东西都在这里,总不能不要了吧,只得硬着头皮上去。

王欣自然很快就认出了我,她眼神像雷达似的从我身上扫描一圈,旋即满意地笑了起来:「哎呀,秦映雪,你在这里上班呀?」

在她看来除了上班这个原因,我是万万不可能出现在这样的地方。

「不是。」我露出了一丝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,「我来卖点东西。」

「你能卖什么?这里可只收奢侈品,你的东西谁要啊?」她的眼睛毫不避讳地流露出鄙夷。

这话简直是老奶奶钻被窝,给爷整个乐了。

我指着她手里爱不释手的卡地亚项链,忍俊不禁道:

「怎么没人要,我看你就挺喜欢。」

王欣这才反应过来,慌忙将项链放回去,好像烫手一样:

「这是你的东西啊,我就好奇看看。」

她说完又去拿了另一件东西,我很不幸地告诉她,那也是我的。

似乎是觉得丢了面子,她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,怒冲冲告诉柜姐最好看一下购买单据,免得收了来路不明的东西,内涵我的东西是偷的。

店里所有人看我的目光都变得怪异起来,好像我真是个贼一样。

我连忙解释:「这是男朋友送的,我没有票据。」

「我可从来没有听说你交了个这么有钱的男朋友?」

王欣阴阳怪气。

我也不毫不客气地反击:「我记得你的奢侈品挺多,原来你都是买二手呀。」




门外响起了熟稔的男声,我浑身一个激灵,回头一看,只见师沛新正西装笔挺地站在门口。

别的不用说,光他手腕上那款百达翡丽 175 周年纪念腕表,就足以让人惊掉下巴。

那可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东西。

这店里的人的眼睛,个个都像鉴宝仪,一瞬间就知道他身价不菲了。

迎宾倒茶,和对待我的态度天壤之别,而王欣已经僵滞在原地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好家伙,这是我这一生看师沛新最顺眼的一次,简直就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。

「你还傻站在这里做什么?回家。」

他谢绝柜姐的茶,伸手揽住我的肩,强大的气场让所有人望而生畏。

大约以前都是用陆可可的身份同他相处,还没有见过他这样强势的一面。

「卖,卖,东西。」

该死,我竟然结巴了。

「不卖了,咱家最不缺的就是钱。」

他边说边将东西重新丢进袋子,然后一手牵着我,一手拎着袋子,大步流星走出店门。

那么沉重的一个编织袋,在他手里好像轻的像一片云。

我乖乖跟着他,出了商场,确定王欣看不见了,开始试图将手抽回来,可试了好几次,都没能成功。

我认出他的劳斯莱斯就停在路边,心想陆可可就在里面,为了避免误会,使劲挣扎:「师先生,麻烦你放开一下。」

师沛新没有放开我,反而握得更紧了。

我大为恼火:「咱们已经分手了,在大街上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。」

「秦映雪——」

他脚步顿住,然后大声叫出了我的名字,脸色黑的能滴出墨来:「带这么多贵重物品出门打车,你真是心大,小心被人盯上。」

我神色一怔,难以置信地望着他。

要知道这三年来,他从未叫过我的名字。

原来他知道我叫什么呀。

突然有点不习惯,更难得的是他竟然会撇开「陆可可」的身份关心我。

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

我脑袋正发懵,就被他拽进了车里。

我们三并排坐着,师沛新坐在中间,我和陆可可一人坐一边,不约而同看一眼对方。

气氛一下子诡异起来。

司机启动发动机,一路上我们三人都很有默契的不作声,我低头看自己的脚尖,尴尬到抠脚能抠出三室一厅。

师沛新竟然将我带到了他家里,也没有问我住哪里,交代司机送我回去之类的话。

我想把后备箱里的东西拿出来,自己打车回去,可他却不让司机给我开后备箱。

「你什么意思,送出去的东西难道还想要回去?」

我瞪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。

他拒绝回答我的问题,理直气壮地睨着我:「我饿了,去做饭。」

好家伙,他果然没有什么好心。

而此时陆可可已经很自觉上前挎起他的胳膊,两人出双入对像极了新婚夫妇,而我则是这个家的保姆。

「有病吧?师沛新,我们已经银货两讫了。」

他是我又不是他们的保姆。

「银货两讫?」师沛新的火一下子就蹭起来了,他推开陆可可的手,直直地看着我,「五百万是我们当初谈好付给你的,我一言九鼎,但是那些礼物,是我买来送给「陆可可」的,我有权利拿回来。当然我不是一个小气的人,你要是肯做饭,我送你也没关系。」

我愣在原地,气得牙痒痒。

真是三年青春喂了狗,他竟然用我的宝贝奢侈品要挟我。

古人云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。

我梗着脖子坚决要和狗资本家斗争到底。

「私人厨师,五万一月干不干?」师沛新戏谑地看着我。

「少爷您有什么忌口?偏甜偏辣?」

我狗腿地系好了围裙。

天空一声巨响,老奴闪亮登场。

「有钱师先生没钱师沛新,秦映雪,变脸是你研发的吧?」

师沛新冷脸讽刺我,我不还嘴,然后在做菜放调料时候故意将辣椒放多。
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